免费注册

金尚艺术网

金尚推荐画家---王晓派

2016-3-13 17:46| 发布者: webhat| 查看: 1333| 评论: 0

摘要: 王骁派艺术简历王骁派近影王晓派,1983年生于辽宁鞍山,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中国画专业。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工笔画学会会员、辽宁省工笔画学会理事、辽宁省青年美术家协会理事、盘锦市青年美术家协会副秘书长。 ...


王晓派艺术简历

王晓派近影

王晓派1983年生于辽宁鞍山,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中国画专业。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工笔画学会会员、辽宁省工笔画学会理事、辽宁省青年美术家协会理事、盘锦市青年美术家协会副秘书长。

作品先后参加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的“2012造型艺术新人展”、 “全国小幅工笔重彩作品展”、 “首届线描艺术作品展”、“精致立场——全国第二届现代工笔画作品展”等展览十余次。并在“全国首届现代工笔画大展”、“画说武当——全国中国画作品展”获优秀作品奖。2014美术报“美术新青年”获奖50强。作品被多家艺术机构及个人收藏。


主要展览


2007  “全国小幅工笔重彩作品展”

2008  “首届线描艺术作品展”

2010  “全国首届现代工笔画大展”优秀作品

2012  “美丽家园·魅力新疆”第七届中国西部大地情中国画、油画作品展

2012  “2012全国中国工笔画展”

2012  “画说武当——全国中国画作品展”优秀作品

2012  “2012造型艺术新人展”

2012  “全国第三届中国画线描艺术展”

2013  “相聚宜兴”全国工笔画作品展

2013  “泰山之尊”全国中国画作品展

2013  “2013年全国中国画作品展”

2014  “精致立场——全国第二届现代工笔画作品展”

2014  “金陵文脉——全国中国画作品展”

2014  “第十二届全国美展辽宁优秀美术作品展”

2014   美术报“美术新青年”获奖50强

2015 “相聚画圣故里”第二届工笔画学术邀请展

2015  “辽宁省第二届工笔画邀请展”

2015  “第二届梦之青春——辽宁青年美术新人新作展” 


王晓派作品欣赏


王晓派-花开花落系列之二 180×97cm(全国首届现代工笔画大展获奖)


王晓派 无上清凉50×50cm


王晓派 庭前秋趣 50×60cm


王晓派 霜华70×140cm


和风33×33cm


王晓派-岚山春涌 180×97cm(精致立场——全国第二届现代工笔画作品展)


王晓派 风静听幽 110×60cm


王晓派 香清溢远 110×60cm


和风清畅33×33cm


王晓派 蝶舞30×26cm


花间集系列 之二50×60cm


蝶舞春花 57×34cm


春欲浓-136×34cm


蔓草清扬 44×26cm


相关文章



聆听松风

——王晓派花鸟画刍议

辛立娥


当下中国画坛呈现出明显的多元化倾向。延续传统者有之,求变创新者有之,不古不今者亦有之,大有“红杏枝头春意闹”的热烈氛围。可惜,延续传统者,多拾古人牙慧,古人的笔墨性灵却难以企及;求变创新者,多在画面图式与观念上下猛药,中国画的精神内涵却消亡殆尽;不古不今者更让人堪忧,诸如一些“新工笔”、“新水墨”之类,他们往往以中式工具制作西式符号,将笔、墨、纸、砚的东方效果与西方的造型、透视、色彩乃至写实主义、超现实主义等元素混搭,整合出来了一个“大拼盘”。可悲的是,这个大拼盘不伦不类,既葬送了我们民族的本位文化,也没得到西方话语权的认可,陷入了一种进退两难的境地而不自知。每观当下画坛,常失落于今人文化断层。最近机缘巧合的熟识了一位80后女画家王晓派,却又让我们几位同道欣喜还有这种蕙质兰心的青年画家存在。晓派的作品准确地切入了中国画的文脉,保持着中国画那种正宗的艺术精神和视觉品味,让人看到了中国画还有振兴的希望。

晓派是我遇见的最为幸运的女孩。她的经历像极了历史上那些“闺阁派”画家:他的丈夫崔鹏程先生也是一位才华超拔的画家,而丈夫的父亲即他的公爹崔志安先生,更是辽河画派最值得标榜的人物。自幼满怀绘画梦,长大又嫁入了这样的书画人家,这是多么完美的结局啊。更为圆满的是,丈夫待她极好,堪比赵孟与管道升的“你侬我侬”;而崔志安夫妇那么好的人,更是将她视为己出,全身心的接受着这个儿媳妇。当然,晓派也是个善良贤淑的女孩,我们都能听得出她喊崔志安爸爸时候那种发自肺腑的敬爱。现在,晓派已经成为了一对儿女的母亲,工作之余,祖孙三代欢聚在一起,享受着天伦,谈论着绘画,兴到所致甚至随时铺纸和墨交流笔法,这是一种多么任性自在的生活啊!难怪,每次跟晓派通电话,她的言语里总是透着浓浓的满足和幸福,惹得我无限羡慕嫉妒。当然,一点都不恨哦。

虽然有擅画的夫君与她琴瑟和谐,有艺高的公爹为她提掇点化,但是,晓派的艺术感觉却一点也不输于这两位男人,她更多的是靠自己的悟性来形成了自己的绘画风格。晓派慧心独具地选择了中国画最为核心的元素——线——来作为自己的绘画语言,这让她的艺术道路一点弯路都没绕,甚至是幸运地走了一条捷径。中国画是线的艺术,线是中国画最根本的遗传基因,也是中国画最具有民族风格的标志,著名美术史家滕固先生说中国画是“线条的雄辩”。的确,是线条造就了中国画史的传承有序和多彩多姿,从顾恺之的高古游丝,到吴道子的运斤成风,再到李公麟的行云流水,乃至梁楷的简约放达;从董源的似松而紧,到郭熙的屈曲迂回,再到马远的侧锋横刮,乃至王蒙的扭曲密集,中国画的线条有着顽强的自体繁殖能力,产生了各具特色的人物“十八描”和山水“十六皴”。可惜,今人不是耽于古人的程式,就是追随着西画的块面体积,多以晕染炫技,以色彩事人,将中国画的线性美感抛却的所剩无几了。然而,年轻的晓派却独独钟情于中国画的线这种古老的元素,细细的勾,密密的写,浩浩洋洋,终成一家。

每次站在晓派的画前,我都会被深深的震撼。她的画面是那样纯净与娟秀,但又时时让人感受到宏大与苍茫;她的线条是那样交错与稠叠,但又处处让人觉得条畅与通透。她那双灵巧的小手驾轻就熟地勾勒着一根根线条,就像克莱德曼的双手出神入化的弹奏着一颗颗钢琴键盘。无数根松针的穿插映带,向背朝揖,繁而不重,密而不窒,像极了一曲曲回环舒卷的钢琴旋律。我真心佩服这个女孩,她选择了用繁而不是用简,就像选择了一首难度极高的钢琴曲来弹奏,而她却能将画面处理的如此森然交错,脉缕清晰,如此“触目横斜千万针”,大有古人的“万竿不为多”之妙。那些温润如玉的江南女子,肯定对这种磅礴繁复的画面感到棘手,但晓派却以她纯粹无暇的心性和纵横捭阖的天然气度,将一树树雪松硬硬的松针化作了绕指柔。那些密密实实的针叶,自一生万,万复归一,绵绵不绝,生发不已,相生相融,姿态横生,浑然一体,莫测端倪。交错而不繁乱,平常而不平庸,越复杂处愈见条理,越密实处愈见空灵。有人说,最优秀的画家是有能力画满一张纸,看晓派的画,谁还会怀疑她的天资与手笔?

是的,我毫不掩饰自己对晓派的激赏和誉美。作为一位书画审美者,我看了太多的绘画,其中的大部分女性绘画,往往仅画三两枝花草三两只鱼虫,又只求形似,少有生气,谁有过晓派这样的大格局与大气息?而最近几年画坛上鹊起的一些80、90的少年新进,又喜欢以夸张怪异的题材与笔墨来夺人眼球,将一些狗、马、青蛙、蚂蚱、蜥蜴之类的动物无限放大,而画外的韵致苍白空虚,几人有晓派这样的静穆与渊深?我就是喜欢晓派的画的那种纯净、沉实、唯美,脱俗,与时下那些毛躁躁的画风截然不同。

晓派作画,贵在惨淡经营。那些路人熟视无睹的雪松,长着千篇一律的松针,而晓派却能化腐朽为神奇,把一树乌眉灶眼的松叶处理得的如此风姿绰约,韵致清婉。枝叶密实的松条,阴阳向背,纵横起伏,开合销结,营造出一种壮阔沉静的气息,透着一股深层的力量,像一个森严的壁垒,将观者倒卷进大千自然浑厚的秩序中。晓派作画,还贵在深得宋画三昧。她下笔时那种一丝不苟的精神,像极了宋徽宗朝的那些造理入神的画家,松针的尖斜偃侧,萦回转向,芽鳞与球果的高低错落,斑驳粗糙,浑然相应,各得其宜,在方寸之中,显示出造化的生机与奇妙。除了细节的造理入神,晓派在画面的布置上也有着过人的敏感力。她往往在最繁密的松针旁边勾勒几束简洁的花,或者在四周留出大片的空白,使得画面无限延伸,既打破了松树的单调,又强化了松树与花卉的疏密聚散、开合参差、自然形成一种疏能跑马、密不容针的画面格局。在设色上,她也不爱那些女绿意红情,扫去粉黛,淡墨轻色,一张素面,美到惊艳。我总觉得,晓派的画,就像刚割下来的青草,还带着清晨新鲜的露珠和泥土的腥气,给画坛带来一股清新的氧气

 

          辛立娥(美术评论家、策展人、同曦艺术馆总监)





盛世繁花  感受生命最纯粹本质


文夏

 

   热爱绘画的人画出的不仅仅是自己的情感和思想,而更赋予了绘画表达情感和思想的功能。王晓派并没有以画谋生者的束缚,自由的创作空间使得她有更多探索的可能性,鲁迅美术学院学习中国画的经历,让她在书画一道的理解和创作上获得了深刻的认识,她的作品强调对自我生活的直观映射,所绘对象不过平常花草,但是却不同于传统工笔花鸟的表现方式,王晓派的刻画更显自然天真,却又不缺乏生活融入社会的现实表达。

   从书画的当代意义上来看,不做具有更深度思考性的探索,不从传统汲取养分,都是不可取的。立足古法的王晓派也不受束于传统,书画重传承古来有之,然而学之更要化之,不能为她所用,最终也不过是对古人的重复,晓派融合变化来自对自然的写生,不似许多画家要得上大山大水间求意境,她更多是在生活的环境周遭寻找自己那片天空的花情草意。现代居室和环境成长的花草更具有生活的气息与生命的精神,对于女性画家而言,看待世界的方式是独特的,不同于关注政治、社会或是更为繁杂的内容,王晓派关注的或许就是自我的生活,但正是这种对于自我的关注,使得她的创作中流露出一种自然而然的情感,这种情感是生活中所见的对象的直观情感,或是窗前的盆栽,或是房檐下的群叶,平淡的生活中却有着绘画创作上的独特创作。

   《花开花落》是她自2008年以来经过几年时间创作的一个系列,王晓派的绘画构图很饱满,似乎希望用画笔覆盖整个世界,过于丰富的画面难免会让人感觉整体的乏味,然而她巧用斜插的枝桠入画,辅以视点变化的远近层叠造出了一番新意。精致宋画取法是她绘画创作中的基点,这是隐含在王晓派作品中的一条隐含线索,可能只是几组出枝的不同角度,或是几杈叶簇的勾勒,点点滴滴的诉说着她对于传统的承袭,然而在这样或多或少的传统审美趣味的影响下,她并非是停滞不前的。一个艺术家的探索往往赋予作品更强大的力量,王晓派的作品的获利在于对画面的塑造,独特的饱满感赋予了其所描绘的花卉世界强大的现实感与冲击力。文人审美在王晓派的作品中被隐藏到细节之中,而生活与现实却被强调突出了。王晓派的花喜好繁密,独树一帜不为她所喜,正如同生活中与她的相处,平和而温婉,灵秀却不造作。 

   程式感是王晓派的作品中很有意味的存在,她的作品中蕴含着些许版画的意味,那是一种线条和对象图示化的描绘方法,运用到中国画中是一种尝试,尽管这种尝试并非新鲜,然而王晓派却有新的突破,对花的这种图示化进行一种整体塑造,那是一种环境感。有许多作品中花卉不着一色是王晓派的一种选择,纯洁如这般的花朵后却有着整片的或红或黑的背景的印撑,不难令人感受到作品中似乎表达美好生活背后也存在着一丝忧郁。版画风格的赋予是王晓派书画艺术的特点之一,受鲁美版画传统的影响,她的书画作品往往伴随着一种黑色背景下的凝重场景感,这种场景似乎赋予了生活以戏剧化的气息,让人感受到生活的存在不仅仅是有日常的平淡,也无法避免一些总要碰到的意外,可以是甜蜜也不排斥苦痛。传统的中国审美更讲究墨,而王晓派似乎更在乎色,王晓派的作品中用色淡雅秀润,好用平涂多于晕染,画面更具有对比性和冲突感。从她的作品中不但能感受到她对绘画的热爱,更是体会出她对于生活情感的表达,流连于王晓派的作品前,叶径花芯间如同人生的历程一般,她在花与叶的结构上并非照搬传统的样式,从繁密的枝叶间从容地透出两三朵齐整而统一的小花,活泼而恬淡,这也许就是女画家的情趣,不似于大山大水的情怀,却有着小家碧玉的柔情。

王晓派还处在绘画创作的探索期,这也是她坚持创作的过程中所获的心得,一个不拘泥于现状的画家才能带给世界更多的精彩,王晓派的不拘泥在于没有把书画做成生意的处境,当一个画家热心于把艺术创作变成商品的生产,那本就已经脱离了艺术本身存在的意义,如果绘画仅仅为了买卖而存在,相信也不会有王晓派作品的出现,对于她来说绘画已经成为了她的一种生活方式,是脱离于她社会生活压力之外的身心放松,这样才是最纯真的绘画,或许有一天再看到王晓派的作品,她已然会再次改变创作的风格或思路,然而那种气息和情感却不会丢失,这也是作品中最重要的存在价值了罢,这种纯粹的意义也是艺术终而要探究的,更是当下浮躁社会的艺术家所需要达到的。

 

                 文夏(环太湖艺术城策展部副主任、新浪收藏专栏作家)

中华文艺网|中国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荣宝斋|中国工笔画学会|中国书法家协会|中国收藏家协会|京城E栈|中国美术家协会|我爱丹青|  

金尚艺术网

© Powered by Discuz! X3.1 GMT+8, 2019-8-20 00:39 , Processed in 0.072445 second(s), 14 queries .

返回顶部